名字好难想

[jaytim]渔夫和金鱼

沙雕段子

杰森是一名贫穷的渔夫,每天都辛勤地出海捕鱼,有一天他抓住了一条会说话的金鱼提姆。

提姆鱼:善良的渔夫,请不要杀我,如果你把我放回海里,我会实现你的一个愿望。

(放回海里后)

提姆鱼:傻逼,再见。

渔夫:???

于是好心的渔夫掏出一颗手雷。

渔夫:你给不给钱?

金鱼:...

最后总裁鱼拿出了一百万,渔夫从此过上了幸福的日子。

长得像蝙蝠侠的猫闯进屋子后

(可配合我头像观看效果更佳hhhh)

阿福!阿福!窗外有一只很古怪的猫瞪着我,你能过来下吗?

 

fuck这只猫长的太像布鲁斯了吧,哈哈哈我要录下来

 

天哪这不会是魔法搞出来的蝙蝠猫吧!?谁去看看老蝙蝠还在瞭望塔不!

 

近看这张猫脸真的是和布鲁斯的便秘脸一模一样!妈的我回去要洗眼睛了!

 

???你别靠近啊我警告你!别过来了!

 

(咆哮)dick艹你的别笑了它进来了闯进门了fffffffffuck!!

 

你他妈别过来!!(玻璃破碎声)

 

Dick?Dick! 见鬼了它的躲闪也是老蝙蝠级别的吗!我求你快过来把它搞出去!我在二楼床底下,它在我对面!

 

别过来啊你这被诅咒的蝙蝠猫艹艹艹艹!别!&*@¥#*!!(黑屏)

 

事后这个视频被tim黑进杰杰鸟手机拷出来发上了蝙蝠公共群

再然后这只猫被布鲁斯从达米安房间里抢出来,还给了它的主人,差点引发了第二场 蝙蝠侠大战罗宾

呜呜呜我终于让杰森吃上鸡了😄😄😄
以后的目标就是让他多吃鸡

[Batfamily]可爱的头罩(上)

*Jason中心 

*无cp,《可爱的骨头》AU,jason死后,因为心中有执念,徘徊在人间和天堂之间的故事

*作者没看几部漫画,只刷过好多遍《红影迷踪》,ooc可能。

*应该不坑,上帝保佑


“Jason!”

 

我在哪里? 我死了吗?

杰森.陶德睁开了眼睛,笼罩在肉体上被撬棍痛击的痛苦和火焰袭来的灼烧感完全消失了,浑身上下轻快的不可思议。

他发现自己蜷缩在一个沙发上,旁边的壁炉熊熊燃烧,散发着懒洋洋的暖意,空旷的房间只听见柴火的噼啪声。

 

杰森慢慢坐起来,环顾四周。沙发的软硬度非常舒适,非常像韦恩大宅主厅的长沙发椅子,旁边古老的壁炉,阿尔佛雷德每两天会擦拭一遍台面,然后泡一杯杰森最喜欢的红茶,加两颗方糖,和小甜饼一起放在桌子上。

 

有时候杰森会抱着厚厚的旧书,就着红茶度过难得闲散的午后时光。但更多时候,他会把茶端进蝙蝠洞,在茶香里背诵着蝙蝠侠留给他的一大堆资料。

 

但是心里的一个声音,很冷静地告诉他,即使蝙蝠侠能在爆炸的最后3秒奇迹赶来成功救援,以他之前的伤势,醒来的时候应该躺在急救室里,手上、头上缠满厚厚的绷带,听着莱斯利对布鲁斯发脾气,而不是独自一个人在一个神秘的房间里毫发无伤地醒过来。

 

“所以,我还真的能上天堂啊。”

 

他从沙发上跳下来,轻松找到门的方向(上帝这里和韦恩大宅太过相似了),推门出去。门后头却不是熟悉的大的不像话的韦恩后花园,而是方方正正的青石板铺的路,旁边是一栋栋拥挤的居民楼,有点像他小时候,和妈妈一起租住的房子。

 

哒哒的脚步声踩在小路上,杰森有点迷惘:

 

阿福会很伤心吧?迪克那个混蛋可能也会黏糊糊地大哭一场.,布鲁斯...

 

还有小丑。

 

杰森仿佛再次感受到撬棍打断手臂的剧痛,他忍不住蜷缩了一下。

 

蝙蝠侠会帮我报仇吗?如果小丑还活着,还会有多少人死去呢?

 

事情来得太诡异了,杰森脑子可能还残留着撬棍后遗症,过多的思考让他喘不过气来。没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路的尽头。

 

这是一个略微凸起的山丘,屹立着苍老巨大的树,枝杈无穷无尽地延伸着。杰森走到树下,向远方眺望。嘿!那处是个葬礼吗?

 

穿着黑白色西服的人们围绕在墓碑前面,人不多,只有5、6个。杰森觉得太稀奇了,在天堂围观一场葬礼。那是谁的葬礼?

 

他看到了夜翼,不,此时是迪克。他脸上不在挂着“迪基鸟傻笑”,取而代之的是严肃和哀伤。杰森见过发怒的迪克,调笑的迪克,啰嗦的迪克,但是凝重的迪克,哦这可真少见。

 

阿福站在迪克左边,杰森真想上前去抱抱他。他看起来心都碎了,一向一丝不苟的头发,竟然有些零散地支棱着。

 

最后是布鲁斯,他在念着什么东西。他一定一晚上没睡,太明显了。他现在长着一张,只要被阿福看见,就会被从蝙蝠洞里赶出来,狠狠补一顿能量餐后强迫躺去睡觉的脸。

 

杰森有些贪婪地看着人群。在生命的最后几个小时,这些脸一直在他痛到爆炸的脑子里来回转悠,提醒他坚持下去。他还想回到韦恩大宅里,听布鲁斯的训斥,迪克的傻笑,以及品尝阿福的红茶和小甜饼。

 

但是他现在回不去了。

 

葬礼沉默地进行着。杰森却不想看下去了,他转身,朝着暮色中的大宅走去。

 

 

 

杰森还从未死过,所以他不知道现在的一切算不算正常的“天堂生活”。

 

他发现周边的环境是根据他的喜好变化的。比如他曾经憧憬过大学的图书馆,还认真和迪克争辩过想获得‘书呆子’的称号应该一年读多少本书。于是他发现东北方向的漂亮的,带有红色屋顶的建筑其实是一所大学,方方正正的教室散布在操场周围,看起来颇具有现代感。

 

还比如,他在天堂里还没遇到过什么人,他一直期待着能遇见给流浪的他送热汤的修女,听说她在前年去世了。但是没有,一个人都没有,这里空荡荡的。

 

庆幸的是,杰森发现自己可以观看活人的世界,更准确地说,是能围观与自己有关联的生者。走到那颗老树下,以及在宅子二楼左数第二个房间里,往下,或者透过玻璃,他又看到了他的亲人们。

 

他开始在这些人的生活中切换来,切换去,以度过漫长空虚的时间。

 

迪克,迪克,他一向是宅子里感情最外露,最充沛的,在他刚接替他当上罗宾的时候,夜翼曾经从布鲁德海文赶回来,吼了布鲁斯一顿,顺带的,他也看自己这个抢了他妈妈赠送爱称的家伙不爽。那段时间,迪克像一只刺猬,一点也看不出后面爱絮絮叨叨的鸟妈妈的样子。当然啦,那个时候自己的脾气也没帮上一点忙。

 

后来,在夜翼真正展翅飞高后,迪克开始慢慢认可了新罗宾。开始嘲笑杰森的矮个子和笨重的步伐,杰森则让他见识了犯罪巷孩子引以为傲的缠斗法。迪克在猝不及防摔了一个跟头后哈哈大笑,揉着杰森的头发,两个人瞒着布鲁斯开始了特训。比起固执控制狂蝙蝠侠,夜翼的训练有趣的多了。他带他扒上行驶中的火车,两个人蒙着眼睛在车厢上狂奔。在布鲁海文的时候,迪克还干出穿着夜翼紧身服,摸进汉堡王给两人买夜宵的蠢事。迪克是个真正的好大哥,然而此时在玻璃窗另一边的迪克,再一次走进了杰森的房间。

 

巧的是,他房间也在韦恩大宅的房间二楼左数第二间。托杰森轻微强迫症的福,这里虽然保持的他生前的样子,东西还是放的整整齐齐。杰森任由自己的思维漫无边际地发散出去:如果是迪基鸟死掉后房间还保持原样的话,一定会被布鲁斯当做坏榜样展示给他未来的孩子,如果有的话。

 

迪克静静坐在床边,环视屋子里熟悉的摆设。

 

他现在还有点恍惚,不敢相信自己的弟弟已经在意外中死去了。

 

他的小翅膀还没有来得及长大,还没来得及成长为一名伟大的英雄,就陨落了。他还是一个半大的孩子,曾经在充满虐待的环境中挺过来,他那么骄傲于成为罗宾,他那么努力地学习英雄知识;他才刚刚把他当成真正的弟弟来疼爱,值得期待的后辈来培养。一切就结束了。

 

迪克曾经向好友闪电小子抱怨过杰森的臭脾气:

 

“他简直十成十的‘布鲁斯性格’。老实说,如果不是阿尔弗雷德向我解释他的来历,我都怀疑他是布鲁斯的私生子了。”

 

“但是这并不妨碍你成为炫弟狂魔,迪克。还记的你做过的事吗? ‘嘿我弟弟今天独自一个人夜巡太厉害了我拍了视频纪念XD~’妈的gay吐了好吗!”

 

迪克继续呆在这个充满了回忆的房间里。杰森很喜欢读书,他在阿尔弗雷德帮助下搭建起了一整面靠墙的书架,然后像收藏癖的仓鼠一样,陆陆续续往里面填书。大部分是二手书。即使被首富收养,但是杰森骨子里还是个没有安全感的犯罪巷孩子,他小心翼翼地控制着开销,不敢超过他心里给自己划的线。

 

窗外透过来光线慢慢昏暗,迪克起身,把打开通风的纱窗合上,回头走出了这个房间。



——tbc——


[batfamily]绝地求生之蝙蝠吃鸡

蝙蝠家与绝地求生

Dick garyson

白天晚上都很忙没办法锻炼技能的大少,为了泡妞毅然决然开进战场,双排落地成盒后看着心爱的妹子拿了把98k突突突突掉全场,成功荣获被妹带吃鸡勋章。 把妹子逗开怀后仿佛get到了什么技能,从此专心走上被妹包养吃鸡之路。

 

Jason Todd

刚枪王勋章可以填满半个韦恩大宅。四排单闯从没怕过,经常开车20迈鸣笛整个地图转,仗着有车开进毒圈追的人鸡飞狗跳,然后在毒圈边缘残忍碾死倒霉蛋。满嘴骚话在世界频道BB逼得对手和他互相汪汪汪。人见人打偏偏就是打不过,号称“全服恶霸人见人怕”。

 

Tim Drake

    把射击游戏硬生生玩成SLG。丧心病狂通宵熬出一条公式计算安全区落点,制霸全服。不择手段为了赢什么都做得出来。包括躺在盒子旁边装尸体等人上来捡尸一平底锅撂倒。关键时候伏地伏到睡着,因为趴的地选的好在安全区中心,厮杀中因为对手找不到人吃毒抱憾而终收获0杀成功吃鸡。

   

Damian Wanye

    狂战士附身,谁打我我杀谁,谁不打我我还是杀上门屠遍全团,人挡杀人车挡爆车,经常把手雷当蝙蝠镖使,因为准度太高被人举报开挂(TT)。拒绝吃鸡因为“鸡这么可爱为什么要吃它(不你ooc了)”。永远被格雷森拉去双排,在猪一样队友的拖累下背后长眼干掉躲在石头缝的最后一人成功吃鸡。

Brace Wanye
  坚持原则的黑暗骑士,推开超人递过来的m16,毅然捡起地上的平底锅,在正联众人敬畏的眼光中,凭借神出鬼没的走位,以及50多个医药包挺进决赛。在500米的安全区内狠砸39个烟雾弹,成功把对手连人带电脑搞到崩溃后,抬起平底锅咣咣咣咣磨死。
正联寂静如鸡。
"Because I' m  Batman."

【batfamily】为什么别让你的兄弟接触你的宠物

*逆序罗宾梗,现任罗宾是杰森,达米安单飞为夜翼,提姆单飞为红罗宾。 年龄依次为:17  16  12  11

 *ooc注意 

 

 

 

“达米安,你有没有觉得,它走路的样子有点不对劲?”乔看着德墨忒尔四肢摊开,卖力爬动的样子,小心翼翼地对炫宠狂魔达米安建议。

 

“嗯?”

 

 

半个月前,蝙蝠侠和罗宾打击了一个走私贩卖野生动物团体,缴获一卡车皮草、象牙等走私物件,其中还有一对雪豹妈妈和刚生下来的雪豹崽崽。

 

成年雪豹被送到韦恩名下动物治疗院进行治疗,等治好后放归野外。小雪豹则被带回了韦恩庄园,由名下养了一只猫一条狗一头牛一坨(?)蝙蝠怪无数尾热带鱼的达米安.动物控.弟弟是什么有猫狗重要吗.韦恩暂时照顾。

 

“是的父亲,我当然可以照顾好它。”达米安专注地用稀释碘液帮小豹子背毛消毒,一边回答,连半个眼神都没分给旁边黑漆漆的大蝙蝠。蝙蝠侠瞬间提前感受到被孩子抛弃的孤寡老人的痛苦。

 

“你的名字就叫德墨忒尔了。*来吧德墨忒尔,我会让你将来放回雪山后,成为雪域之王的。”达米安把小豹子的窝安在阳光丰沛的大厅阳台下,强行把趴这儿看书的杰森和与乐高奋斗的迪克扫出房间:“可以看,禁止上手和喂食。” 

 

“凭什么?”杰森.陶德,12岁的现任罗宾,永远在被夜翼暴打的边缘反复横跳:“这可是我和老头子一起救回来的。”

 

“凭我养大了阿尔弗雷德和提图斯,而你上次帮我喂猫的时候差点把它噎死。”达米安摩挲着雪豹的背毛,扭头瞪着陶德。

 

“真的不可以摸摸它吗?”迪克放下乐高蝙蝠堡,眼巴巴地望着满地爬的小东西。

 

达米安迅速在心里做了一个合计:

A 这个一年前捡回来的小东西有一双真诚的狗狗眼。

B 经过无数次经验洗礼,证明了这个家除了自己以外,根本没人能抵抗住迪克. 狗狗眼攻击。(可能潘尼沃夫可以,但他不想。)

C 陶德是个小混蛋,绝对不会听话,而且绝对会出岔子。

D 没什么能阻止陶德在狗狗眼攻击下(或者他自己就是个小混蛋),带着迪克偷偷靠近德墨忒尔。

 

“好吧,规则改一下,可以在我的监护下摸摸它,但是喂食还是禁止的。”

 

“如果它饿了呢,我可以给它喂小饼干吗?”

 

“不可能,我会制定一份完美的喂养方案,格雷森。而且它只能喝奶。”被松软细腻的绒毛取悦的暴君达米安,难得有性质地回答他们两个的问题,而不是把门摔在杰森鼻子前面。

 

“好吧,至少我知道该给它吃什么了。”杰森舔了舔嘴唇,小声对旁边已经被小动物迷得昏头转向的迪克说。

 

 

 

“豹奶已经从疗养院运回来放在储藏室了,需要我帮忙吗达米安少爷。”

 

“在回归野外之前,德墨忒尔接触越少的人越好,潘尼沃夫。”达米安用手背测试了一下奶温,拎着奶豹后颈皮放到怀里,看着它半眯着眼睛“吨吨吨”喝奶,转眼就下去一半。

 

达米安晃了晃手里秒空的奶瓶,又看看奶豹不甘心还在空中挥动的小爪子:“不能再吃了德墨忒尔,你的食量已经高过平均值的10%了。”

 

“well,非常细心,达米安少爷。”

 

“嗯哼。明天不用备我的早餐了,我今晚会呆在泰坦塔。”

 

 

 

 

“杰森!小翅膀!过来一下!”

 

“迪基鸟我发誓你再这么叫我,今晚练习你死定了!”

 

杰森砰砰砰砰跑下大厅,臭着脸打开门,看到角落里抱着小动物的男孩。

 

“哈,迪基鸟你胆子够大啊。”

 

“嘘,达米安今晚出门了,而且它自己爬过来的。你看看它是不是饿了......”

 

杰森眯眼看着,一直死命往迪克怀里拱来拱去,发出哼哼唧唧撒娇声的小豹子,“看起来是饿了,我去拿点食物过来。”

 

“可是达米安不是说——”

 

“没事,我倒点奶给它,如果它喝了就说明是饿了。饿肚子最难受了,说不定是达米安忘记喂它了。”

 

迪克看了兴致勃勃的杰森,觉得达米安就算忘记喂你,也不可能忘记喂动物。

 

   “看,我就说它饿了!”两个人围观把头直接埋进奶碟里的小豹子,觉得自己做了一件不让崽崽挨饿的好事,消灭证据后,愉快地回去训练了。

 

 

 

凌晨3:19

 

再不补充点能量可能就要死在电脑旁边的提姆,死因可以在咖啡因中毒和饿死之间来个幸福二选一,拖着沉重的步子从蝙蝠洞游荡出来,往厨房方向飘过去。

 

“嘤嘤嘤嘤——”

 

在猝死边缘的提摩西总裁,把视线移向声音来源。在窝里的豹子一拱一拱翻滚朝他发射卖萌光线。完美错过达米安“禁止”警告的提姆走过去,撸了一把猫咪后,准备继续他的觅食大计。

 

嗯,拔不起来?

 

白色的肉团子用小爪紧紧扒拉住提姆的衣袖,看起来幼小可怜又无助。

 

“ennnn….你饿了?来块披萨哦不行你不能吃,让我看看那个恶魔给你准备了什么吃的。呃呃一冰箱的奶瓶。很好,来点宵夜吗?” 

 

于是咕咚咕咚半瓶奶下去了。

 

“吃的真少,”提姆站起身,把毛团子抱回窝里:“睡吧睡吧。”

 

 

 

一周后:

 

被允许在20米外(氪星人眼神好)欣赏德墨忒尔“英姿”的乔脸色古怪:“你确定你养的是雪豹,不是......呃,海豹?”

 

两人一起看向地上趴着的肉团子:只见它张开两条短短的后腿,拖着小肚子,哼哧哼哧往前面仿佛在游泳一样,靠后腿的冲劲一扭一扭往前爬,看起来与某种,圆墩墩的海上生物,有诡异的相似之处。

 

达米安:......

 

一架直升飞机飞来,接走了爬来爬去的的海豹,不是雪豹宝宝。

 

兽医:“韦恩先生,x光扫描后,腿部关节和骨头貌似都没什么问题,没有弯曲,也没有其他什么畸形...”

兽医:“摸骨后,也没发现哪里不对劲。”

兽医:“其他生理特征也没有异常,除了...体重有点高。”

兽医:“所以,它一切都好,站不起来走的原因,有可能是它喝了太多奶,太胖了造成的。”

达米安:“......”

达米安怒发冲冠,达米安不敢相信:他熬了两夜,翻遍无数动物论文调研,参考各种雪豹养殖宝典(并没有)精心研究出来的喂养方案,竟然把这只小豹子生生喂成了海豹? 

 

“这不科学!”

 

 

   在通宵彻查大厅监控录像后,达米安终于找出了真相。

 

   第二天:

   罗宾在和夜翼的日常对战模拟中,被暴揍一顿,并且被悄咪咪吊在房顶吹了一晚上冷风。

   红罗宾再也找不到自己最心爱的那台咖啡机了,而且在又一个睡死过去的早上(中午?)醒来,莫名其妙发现自己躺在蝙蝠牛的牛棚里。

   至于迪克,觉得自己的训练量好像翻了一番,哭唧唧地吐槽训练太多会长不高。

   后续:乔亲手做了一个小背带,可以提着上面的绳子,减轻小雪豹的肚皮重量,辅助它做减肥训练。而达米安则是天天想着法子整治自家兄弟,直到德墨忒尔减肥成功。

 

 *德墨忒尔:希腊神话中,食物与丰饶的神。